外媒:时装界新星们希望用“环保主义”拯救世界

法媒称,地球面临的困境令冉冉升起的新一代时装明星们感到不安,这些新星正以一种与前辈们迥然不同的方式进行设计。

据法新社3月4日报道,在曾以颓废和浪费闻名的巴黎时装周上,一些有趣的时装秀来自千禧一代和Z世代(指在1990年代中叶至2010年前出生的人——本网注)的创作者,他们拒绝伴随着自己成长过程的过度消费。

玛琳·塞尔曾用“猫步秀”展示了用旧床罩制作的晚礼服。这次巴黎时装周,她展示了使用废弃材料和得以再利用的材料设计的服装系列,以此警告要谨防“气候变化之战摧毁我们所知的文明”。

巴黎时装周上玛琳·塞尔的2019-2020年秋冬女士成衣系列,摄于当地时间2019年2月26日。(路透社)

报道称,这位设计师如今27岁,她的品牌是法国成长最快的品牌之一。她设计的女性化的运动型服装和配饰一经出手就被抢购一空。

对曾在2017年摘得LVMH(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本网注)大奖的塞尔来说,除了改变,别无选择。她说:“可持续发展是一个巨大挑战。”

她还表示:“如果我们利用这种理念来激发创作,利用贝壳或已有的‘无成本’物品,那么这种启示是积极的。”

报道称,总部位于柏林的品牌Ottolinger有着与玛琳·塞尔相似的理念和审美观。

该品牌的设计师重新裁剪现有衣服或多余的原材料,设计出富有魅力的晚礼服和街头服饰。

Ottolinger的设计师科西玛·加迪恩特和合伙人在巴黎时装秀上的作品受到评论人士的喝彩。她后来在后台说:“生产过剩和消费过剩如此严重,我们无法再为之找理由了。”

巴黎时装周上Ottolinger 2019-2020年秋冬女士成衣系列。(法新社)

她的合伙人克丽斯塔·博施说:“现在时装界已经有很多设计,很多事情已经被做过了。”

博施说:“为了设计一些新东西,我们会把一件衣服拆开,重新裁剪,或者用我们的方式把它重新缝制起来。”据悉,博施在瑞士时装学校学习时遇到了加迪恩特。

博施说:“我们从小就一直这样做。你也许有一件自己最喜欢的T恤或夹克,它不能再穿了,你可以把它拆开,尝试做出新东西。”

报道称,博施的瑞士籍设计师同行埃利娅内·霍伊奇也在走类似路线——利用科技手段和经过大量研究的时装设计方法以及祖传技艺,为她的Savoar Fer品牌重新构思现有服装。

老牌品牌也在拒绝浪费型服装文化。设计师丝特拉·麦卡特尼已经以使用回收面料的做法为基础,建立了自己的时装帝国。

但英国设计师薇薇恩·韦斯特伍德希望更进一步,她敦促人们彻底停止购买以常规方式生产的服装,以警醒消费者和整个行业进行转变。

报道称,韦斯特伍德出生于奥地利的丈夫安德烈亚斯·克伦塔勒认为,时装需要接受现实检验。

克伦塔勒说:“我喜欢设计大量服装系列,但我认为这不符合我们的时代,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我现在买另一件海军衫时会三思,我设计服装时也会三思。我只在以下情况下设计新服装,那就是我真的喜欢这种服装或者这种服装非常有趣或是全新的。”

他说:“真正可持续的做法是重新利用现有的闲置材料或通常会被扔掉的副产品。”

他说:“回收材料很快就会成为我们行业的常态,但我支持首先用光我们拥有的材料。”

报道认为,对这些在巴黎亮相的新一代设计师而言,“把地球放在首位”是一个既定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