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大经典德比战(三)意大利罗马德比

罗马德比(意大利语:Derby della Capitale)是意大利罗马的两支球队罗马足球俱乐部和拉齐奥足球俱乐部的同城德比。罗马德比是意大利最为比赛最为激烈的同城德比之一。在法西斯的促成下,罗马当地的三家俱乐部合并诞生成立了罗马足球俱乐部,而当时罗马的另外一家足球俱乐部拉齐奥拒绝合并,两家俱乐部之间的矛盾也由此开始。

罗马队的支持者多居住在罗马南部,经济上较为贫困,在政治上多倾向左翼;而拉齐奥的支持者多住在罗马北部,经济上较为富裕且多支持右翼,因而德比战的意味也超越了足球,混入了其他的元素。

罗马的球迷说过:“我们在联赛中首要的任务是战胜拉齐奥队,甚至夺得联赛冠军都是第二位的。”这话当然有些过激,但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罗马同城大战向来都是球迷们关注的焦点。

意大利是一个年轻国家,有很多新鲜想法,但意大利的城市相当古老,其中许多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神话故事、地方特色食物,以及定义究竟何为市民的独特方式。在足球比赛中,这些城市的人们就会通过为球队加油助威的方式,来表达对于城市的自豪感。在罗马城,球迷们的自豪感尤其强烈。

如果你开车在罗马城游逛,参加一次会议或者鸡尾酒晚宴,很可能会路过凯撒大帝遇刺的地方,或者古罗马大竞技场。罗马曾经征服世界,经历过起起伏伏,这里的许多现象都有着独特的城市特征。足球文化尤其如此。

当球迷跟着罗马队出国踢比赛,经常有人听出他有口音,问他是不是意大利人。“不。”罗马球迷们会这样回答,“我们来自罗马!”这也是为什么意大利人如此热爱足球运动,将对球队的爱融入血液。

从传统角度来讲,罗马城内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罗马俱乐部球迷,而在市郊,更多人支持拉齐奥。家庭传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选择支持哪家俱乐部,也许比地理位置因素更重要。除此之外,政治也有一定影响力——罗马俱乐部的极端球迷大多是左翼分子,而拉齐奥极端球迷则与意大利的法西斯历史脱不了关系。

一次赛前纪念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活动的嘲讽,拉齐奥极端球迷在看台玻璃墙上贴了安妮-弗兰克身穿罗马球衣的照片。某些拉齐奥球迷高唱一首古老的法西斯歌曲,叫做“I don’t care!”在比赛期间,拉齐奥看台的极端球迷经常向罗马球迷行纳粹礼;罗马德比不会被安排在晚上进行,原因是警方试图控制赛后的暴力事件。(安妮-弗兰克,生于德国法兰克福,犹太人。她是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中最著名的受害者之一。她在13岁时写下了亲历二战的日记,成为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著名见证。1999年入选了《时代杂志》“20世纪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2004年,在最伟大的荷兰人投票中,她排名第八。)

在罗马德比中,双方球迷阵营之间的敌对关系牵扯到太多历史恩怨,让外人几乎无法理解,也很难解释。但只要到现场观看一场比赛,任何人都能感受到球迷们的热情和能量。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必须亲自到罗马城观看比赛,至少一次。罗马德比绝不仅仅是一场90分钟的比赛。走在Trastevere的狭窄街道上,你会发现街道两旁墙上爬满了常青藤,路边散布着许多小型咖啡厅和餐馆,为顾客们提供芝士胡椒意面、烤面条加干酪沙司等罗马风味美食。你可以与当地人一起散步,听他讲述这座城市的过去,或者祖辈们的故事。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罗马和拉齐奥俱乐部都承载着代代相传的历史。

犹如那句“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罗马德比”也非一朝一夕形成。作为罗马历史上最悠久的足球队,拉齐奥队于1900年在罗马市普拉蒂区成立,起身只是家田径俱乐部。9名创始会员希望球队不仅属于罗马市,因此选择所在行政区拉齐奥为俱乐部命名。创办人出于对神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景仰而将俱乐部的标志色定为希腊国旗的蓝白两色,而队徽则选用了希腊神话中天空和雷电之神宙斯的象征雄鹰,代表着球队不拘于罗马而振翅翱翔的雄心。

为对抗北方足球,1927年罗马的数支球队在政府的倡导下成立了罗马俱乐部。罗马成立之初即强调了血统的纯正,队徽是罗马城的象征——母狼哺育罗穆卢斯和瑞摩斯兄弟的图案,金色代表了上帝,栗色则是皇帝的尊严,这也是罗马市政府的象征。但是当时,志向不同的拉齐奥拒绝了合并的要求,从而成为新建立的罗马的眼中钉。但就像传说中被母狼哺育的罗穆卢斯杀死了孪生兄弟瑞摩斯后才建立起了罗马城,这一对同城兄弟从此势同水火,罗马德比成为意大利乃至欧洲火药味最浓、对抗最为激烈的同城大战。

罗马德比历史上第一战发生在1929年12月8日,这一年意甲联赛也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当时罗马队以1:0获胜,而当天到场观战的90%的球迷是罗马队球迷。第二天报纸头版公然写道:“我们就是要让拉齐奥队踢一场客场比赛。”从此之后的近百年,罗马德比成为了同城“兄弟战”的典范,两队不仅球迷间水火不容,连俱乐部老板也是死对头。所以,罗马德比从来不乏看点,不管是红牌、暴力、骚乱还是比赛中球迷的死亡,都将两队的历史恩怨诠释得淋漓尽致。有媒体认为,“罗马德比”演变成角斗的可能性要比双方为球迷奉上一场经典之作大得多。

1979年,一名拉齐奥球迷在球场内被一位年仅18岁的罗马球迷燃放的爆竹炸死。2004年,三名罗马球迷越过隔离带在球场散布一名小孩在场外被警车撞死的谣言,结果引发大骚乱,导致比赛临时终止以及170人受伤。至于双方球迷打架滋事简直不胜枚举。球迷“给力”,球员也不含糊,比赛中的身体对抗一向远超意甲水平,粗野的犯规、飞舞的脏话和拳头甚至是托蒂双手大拇指向下的手势都已成为罗马德比的标志。就像罗马人所说,德比就是德比,是孤立于其他所有赛事之外的血战。为了罗马城的选址,罗穆卢斯和瑞摩斯两兄弟会兵戎相见;为了争得罗马城的统治权,红狼和蓝鹰自然也只有殊死搏斗这一条路。

罗马德比自然不乏看点,如争议的点球,萨拉赫恐怖受伤等等,最终罗马送给了拉齐奥三连败。罗马总经理巴尔迪索尼赛后表示:“这是一场双重胜利,我们把自己和拉齐奥的积分差距拉大到了8分。”而首次参加德比的瓦因奎乌尔表达了自己的心情:“能够参加德比让我非常激动,赢下胜利更是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不过,这场德比远没有此前那般火爆。原因?因为双方铁杆球迷此战前难得的取得一致:为了抗议南北看台被加装栅栏,红狼和蓝鹰的死忠共同缺席了本轮德比。

相比看不到两队死忠,更令我们伤感的是英雄即将迎来谢幕。此战,拉齐奥队中的克洛泽下半场替补登场,可惜比赛结束前在门前错失了破门良机。来到意甲后,克洛泽已多次成为“罗马德比”的主角,你是否还记得K神那经典的绝杀?此外,罗马王子托蒂因伤缺席了本场比赛。作为罗马队史最伟大的队员,托蒂在“罗马德比”的经典镜头更是不胜枚举,如2004年托蒂进球后跑到场边端着摄像机拍摄,再如上季托蒂进球后球场边……可惜岁月如歌,也许本赛季的德比将是K神与托蒂的最后一季。下半赛季的第二回合较量,真心期待两位球星为我们送上最美好的告别。

德比就存在冲突,双方第一次暴力致死事件发生在1979年,一名叫帕帕莱蒂的拉齐奥球迷在球场内被一位年仅18岁的罗马球迷菲奥里洛燃放的爆竹炸死。有人将这种对抗归结于政治的原因,在这座伟大的城市,罗马的支持者大多在市中心平民区,是左翼的劳工阶层,而拉齐奥粉丝则是住在郊区的右翼中产阶级。但是罗马曾经官方召开过法西斯聚会,而拉齐奥在之后却粉碎了墨索里尼想合并两家球队成立超级俱乐部的想法。

2005年1月6日,拉齐奥队在罗马德比战中以3-1击败了同城死。这是2000年之后,拉齐奥首次战胜同城死敌。比赛中首开纪录的老将迪卡尼奥兴奋地冲到看台下,举起右臂向球迷致意,事后被人们认为有法西斯行礼手之嫌,这一举动也引发了轩然。其实罗马球迷里面可能成为右翼种族主义者的人不比拉齐奥少。

2013年罗马和拉齐奥会师意大利杯决赛,这也是罗马德比近些年来少有的能够左右冠军局势的较量,比赛开始之前,韩国歌手Psy在现场演唱火遍全世界的《江南Style》,结果歌唱到一半惨被全场球迷疯狂喝倒采,Psy惟有硬著头皮继续演出,中段更以意大利文向观众讲“我爱意大利”以缓和气氛,但球迷仍然毫无反应,主办单位只好将音乐调较至最大声,试图盖过嘘声。

“其它德比或许涵盖了更多荣誉的因素,但是这种情况在罗马和拉齐奥之间并不存在,在罗马城,德比的结果远比联赛排名来的重要。”beIN体育驻意大利记者坦克雷迪·帕尔梅里如此说道。

“在这座城市,每天都有15个著名电台在谈论罗马或者拉齐奥,每个小时你都能听到关于这两支球队的各种信息。从大地到天空,激情永远不灭。”

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是意大利罗马市最主要的体育场,也是意甲球会罗马和拉齐奥的主场球场。位于罗马北郊的奥林匹克体育场是由建筑设计大师E.德尔-德比奥、C.罗卡特利和A·维特洛齐设计的。

罗马队从1973年开始和拉齐奥共用奥林匹克球场。1977年产生了最重要的罗马球迷团体——南看台球迷会。罗马球迷表示,不欢迎拉齐奥球迷到南看台看球,并友好地建议他们去球场的其他区。1973年,罗马和拉齐奥的德比战中,一队队的罗马球迷检查南看台的所有进口,以免拉的球迷进入那里。从那一年开始,拉齐奥球迷不得不占据北面的看台,而那里从此以后也成了拉齐奥球迷的聚居区。

意大利永恒之城——罗马养育着罗马和拉齐奥这两支球队。正是这两支队伍撑起了亚平宁中南部足球的半边天,他们之间的德比大战自然也成为人们永远关注的焦点。难忘托蒂的精彩劲射,难忘内斯塔的玉树临风,难忘泽曼的一脸沧桑,更难忘奥林匹克球场的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