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唐墓壁画见证中外交往历史

新华网西安6月8日电(记者薛艳雯)三名身穿初唐朝服、手执笏板的官员神情肃穆,沉稳自若,面面相对,似乎正在商谈事宜。他们身旁站着三名异域使者,拱手躬身,毕恭毕敬,像是在等候消息。

这是唐章怀太子墓道东壁《客使图》所绘的情景。章怀太子即唐高宗李治和女皇帝武则天的次子李贤,陵墓位于陕西咸阳,离活动主会场、李治与武则天的合葬墓乾陵约3公里。

“章怀太子墓的《客使图》是唐代墓葬壁画的精品,也是最直接反映唐代对外交流的唐墓壁画,”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程旭说。据程旭等专家考证,《客使图》描绘的是唐代的外交机构鸿胪寺官员接待外国使节的场景。

唐代是中国古代社会鼎盛时期,丝绸之路连通唐都城长安与西域,各国使节聚集长安。据史料记载,当时“万邦来朝”的都城中外来人口不下十万。“长安成为当时的国际大都市,”程旭说,“相对于中原本土而言的外来文化也与汉文化交互融合,形成了‘胡汉交融’的历史景象。”

按照古人“事死如生”的观念,墓葬壁画多以墓主生前生活为题材,因此,唐墓壁画客观反映了唐代制度和习俗,更是“胡汉交融”盛景的明证。

东壁《客使图》三名外国使者中,左侧者秃顶,浓眉深目,高鼻阔嘴,身穿翻领紫袍,腰束革带,足穿黑靴,很可能是唐称“佛菻”的东罗马人;中间一人,面庞丰圆,须眉清晰,头戴尖状小冠,冠前涂红色,旁插双羽,身穿红领宽袖白短袍,下穿大口裤、黄皮靴,应是来自朝鲜半岛的新罗国使节。右边那位,头戴翻耳皮帽,圆脸,身着圆领黄袍,腰束黑带,外披灰蓝大氅,下穿黄毛皮窄裤、黄皮靴,被推断为中国东北少数民族地区的靺鞨族使者。

章怀太子墓道西壁的《客使图》也绘有被推断为来自突厥、吐蕃和大食国的使者。

“这些使者中,新罗、靺鞨等都与唐关系密切,古以左为上,所以将其绘在墓道左边的东壁上。而突厥、吐蕃等则是唐代最大的军事对手,也是唐对外交往的重点,”程旭说,“可以说,两壁《客使图》囊括并清楚勾画了唐代整个北方对外关系形势。”

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统计,中国至今已发现唐壁画墓138座,陕西关中地区占71%,另外还分布在北京、山西、河南、新疆、湖北、浙江、宁夏、广东、重庆、吉林、青海12个省(市、自治区)。程旭考证发现,外来文化元素在唐墓壁画中比比皆是。

在众多壁画中,胡人不仅以使者形象出现,还以仪卫、贡人、胡客等身份出现,如李凤墓中牵骆驼的丝路客商形象等。此外,异域器物、外来食物等,都频频见诸唐墓壁画,佐证了唐代与异域民族密切的往来。

“文化交流是双向的,通过唐墓壁画,不仅能看到外来文化影响中原地区,还能看到唐文化影响着异域。”程旭说。

厦门公交车起火2013全国高考普京离婚习抵加州城管局长豪华座驾NBA总决赛美籍教师性侵儿童北京暴雨国产片保护月汽油降价金庸无法按期毕业加纳暂停抓人猪场用药溶解病死猪男子网吧打DOTA身亡昂山素季竞选缅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