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我担心的是,现在人们会说,经济危机已经过去了。所以我的任务是一定要让每个人依然忧心世界经济。”10月13日,加拿大知名经济学家、前财政部副部长唐纳德·德拉蒙德在出席加拿大驻华使馆举行的“加中经济讲坛”时如是说。

“最坏的时候虽然已经过去了,但世界经济的复苏依然脆弱。”德拉蒙德强调。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印证了唐纳德·德拉蒙德的说法。10月7日,IMF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将今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调到3.3%,这比今年4月的预测低了0.4个百分点。IMF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2014年上半年全球经济活动弱于预期。与此同时,IMF也将2015年的全球增长预测下调到3.8%。

在题为《全球经济乱局之新旧教训剖析》的主题演讲中,德拉蒙德分析了最近全球经济危机反映出的一些教训,并指出世界各国必须吸取教训,解决仍然存在的经济脆弱性。

“新常态”是当前在中国流行的“热词”。而在德拉蒙德看来,世界各国可能都应该适应经济危机后的“新常态”。

“美国人似乎还不能接受经济增长率2%左右的事实。如果媒体报道欧洲的经济增长率只有1%左右,人们就会觉得这太低了。但问题是你还能期望有多高的增长呢?”德拉蒙德强调,如今各国对于经济增长的预期不应该还以老的标准来衡量。他举例说:“比如美国的劳动力增长在萎缩,只有1%左右的水平,近年来也没有大的技术革新与突破,所以也许2%的经济增长率其实是合理的。”再如中国,“前几年,中国一直保持超过10%的经济增长率,现在下降到7%~7.5%,这是因为中国的人口结构和贸易结构都在发生变化,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率是合理的”。

德拉蒙德还指出,世界经济应该适应的另一个新趋势是:世界经济的格局将被完全改写。

“在1980年,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只占世界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到1999年,这一比重变为50%。我认为到2026年,这一比重将占到三分之二。到2026年,人们就会看到,在短短的46年间,世界经济格局被完全改写。”德拉蒙德说,“这意味着,我们要用不同于以往的思路来看待问题。”

但是,在指出新兴经济体越发重要的经济地位的同时,唐纳德·德拉蒙德也警告说:“曾在发达经济体引发危机的一些因素目前正在一些新兴经济体出现。”比如中国现在面临着信贷增长过快以及地方政府财政不平衡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每当市场有放缓的趋势,政府就马上出台政策刺激。其他一些国家也都有这个问题——经济放缓就马上进行刺激。事实上,不能这样做。经济增速在7%的情况下,创造的新的就业岗位本来就不会那么多,房地产的增值不会那么快,不能用经济增长率10%时期的期望和手段来要求一个增速为7%的经济体有同样的表现。”

“中国应该吸取前人的教训,”德拉蒙德强调说,“中国现在需要创新,在价值链上往上走。同时需要将依赖出口和投资转为注重消费。这样才能使得中国的经济不再那么依赖其他经济体。”

IMF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还发布了一组数据,根据购买力平价(PPP)算法,2014年美国经济规模是17.4万亿美元,中国经济规模是17.6万亿美元,中国今年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体。中国经济“被第一”,这一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争论。

对此,唐纳德·德拉蒙德在回答《中国青年报》记者提问时表示:“购买力平价(PPP)这一指标本身就存在争议,这并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概念。因此,这种消息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要看一个国家国民的人均收入水平。”他指出,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近年来大幅增长,增长速度也比美国要快很多,可以说“差距在迅速缩小,但目前差距依然巨大”。有分析指出,按实际汇率计算,美国2014年的GDP为17.4万亿美元,而中国则为10.4万亿美元,中美之间的差距依然较大。10月8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一场论坛上也对此回应称,在经济增长质量上中国与美国还有很大差距。

不过,唐纳德·德拉蒙德同时指出,中国成为购买力全球领先的大国对于世界经济而言无疑有着重要的影响。“在过去的几年间,中国已经改写了世界经济的格局。成为购买力强国会使得中国进一步成为一个巨大的进口商品需求国,这对于加拿大而言也是利好消息”。

10月1日,中国与加拿大于2012年9月签署的《中加外国投资促进及保护协定》正式生效。该协定规定了管理投资关系的明确规则。加拿大方面表示,这一协议将为加拿大投资者在海外拓展业务提供保护和信心,也将为更多的加拿大人创造就业及经济机会。

唐纳德·德拉蒙德表示:“对于加拿大的出口而言,我们有两个主要的选择,一是出口到美国,二是出口到中国。而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要比美国快得多,这对于加拿大来讲始终是一个利好的因素。”

他指出,目前中加两国商品贸易的总额绝对数很大,但是仍有拓展空间。然而,两国服务贸易的总量还很小,两国之间的双向直接投资额也还不大,但未来十年这一格局会发生变化。

“我认为,未来加中合作的重点不在于商品的出口而在与服务的出口。”德拉蒙德说,“加拿大有着非常发达的服务业,这些服务业在中国也可以发展得很成功,也可以帮助中国一些领域的发展,比如金融、法律、会计、建筑设计等。另外,旅游业也是服务贸易的重要一项。”自中加两国于2010年6月达成“指定旅游目的地”(ADS)协议后,中国前往加拿大的旅客激增。加拿大《》报道,据加拿大旅游局发表的最新数字显示,今年1月到访加拿大的中国游客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上涨了63.7%。“相信随着更多的旅游便利化措施出台,会有更多的两国民众访问对方的国家。“他说。